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知之汇>知之案例

2016年度浙江法院十大知识产权民生案件
来源:省高院发布日期:2017-04-26浏览次数:字号:[ ]

    

 

     1.袁某与杭州娃哈哈集团有限公司侵害作品复制权、发行权纠纷案

 

【入选理由】

30年前,知识产权法律实践在我国刚刚起步,当事人对委托创作作品的权属和委托人使用作品的范围往往未作明确约定。目前已为消费者熟知的娃哈哈公司的系列商标就是受托创作的此类作品。法院在再审审查中认为,我国著作权法制定以前委托创作作品的权属及其性质定位仍应受现行著作权法调整。在界定委托人使用作品的范围时,应综合考量行为所处的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立法状况、相关权利主体的认知能力、相关行业经营规律与交易习惯、委托人对委托作品现有知名度和显著性的贡献程度及其使用行为是否给作者带来实质性的经济损失等因素。法院在审理中充分考量作品委托创作时所处的历史时代背景,探究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对委托创作的特定目的范围进行了合法合理的解释,准确划清了双方当事人的权利边界。

 

【案例索引】

一审:(2015)杭滨知初字第677号

二审:(2016)浙01民终21502号

再审:(2016)浙民申3200号

 

【案情介绍】

1988年6月16日,杭州娃哈哈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娃哈哈公司)的前身杭州保灵儿童营养食品厂(以下简称保灵厂)在《杭州日报》刊登文章,征集该厂新研制的儿童食品“高效能营养液”设计名称和商标图案,并承诺一经采用,给予500元奖金。袁某参与了征集。同年8月11日,保灵厂向袁某支付150元,收据显示该笔费用为“娃哈哈营养液外包装设计费”。同年8月,保灵厂向案外人任某某支付“娃哈哈营养液商标、内标签设计费”250元,向案外人陈某某支付“娃哈哈营养液外包装、标签设计费”150元。此后,保灵厂向市场推出了“娃哈哈儿童营养液”,其产品瓶身及包装上使用了在内的标识。1989年、1990年,保灵厂、杭州娃哈哈营养食品厂(以下简称娃哈哈厂)相继获准注册第360581号商标、第360582号商标、第536309号商标、第536308 第536307商标。娃哈哈公司成立后,上述注册商标相继变更至娃哈哈公司名下,目前使用在其生产的桶装水等商品上。

19905月,娃哈哈厂向袁某颁发《荣誉证书》一份,写明:袁某同志为我厂儿童营养食品娃哈哈设计的产品整体包装及商标图案,深受广大用户和消费者的好评,特发此证,以资感谢!

袁某认为娃哈哈公司在营养液之外的商品上使用娃哈哈标识,侵害了其著作权,遂诉至杭州市滨江区人民法院,请求判令娃哈哈公司停止侵害。

 

【裁判内容】

杭州市滨江区人民法院一审驳回了袁某的诉讼请求。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原判。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本案争议焦点在于:涉案商标图案作品的著作权归属;娃哈哈公司涉案使用行为是否构成侵权及其所应承担的法律责任。

本案中,保灵厂与袁某之间存在委托创作的关系,但双方并未就该委托作品的著作权归属作出明确约定。前述行为虽然发生于我国著作权法制定以前,但根据《著作权法》第六十条第一款之规定,涉案作品的著作权归属仍应受现行著作权法调整。袁某至少作为权利人之一,无论对于娃哈哈系列商标的基础原创美术作品,还是在原创基础上发展而来的娃哈哈系列商标图案均享有著作权法意义上的相应权利。

关于如何界定和解释委托创作的目的范围,按照文意解释的方法,娃哈哈厂向袁某颁发的《荣誉证书》对于作品使用范围已经进行了相应的扩展,袁某对该《荣誉证书》亦予以接受,故本案中对委托创作目的的解释不能拘泥于最初的征稿内容;结合历史因素进行分析,考虑到涉案委托创作行为的时代背景,娃哈哈公司的企业发展阶段等历史状况因素,并不能得出涉案征集图案仅限于娃哈哈营养液使用的明确意思表示;从交易习惯的角度解释,娃哈哈公司及其前身通过大量的资金投入、长期的市场运作使得娃哈哈系列商标积累了良好的商誉,娃哈哈公司作为市场经营主体,在扩大经营规模的基础上,推陈出新,继续沿用承载良好商誉的原有系列商标,符合市场经营规律和商业交易习惯,亦能保障消费者对商品真实来源的知情权,并未逾越“委托创作的特定目的范围”,属正当使用。该院遂于2016年12月12日裁定:驳回袁某的再审申请。

 

 

2.安硕文教用品(上海)股份有限公司与浙江久零笔刷有限公司侵害作品复制权、发行权及擅自使用知名商品特有包装、装潢纠纷案

入选理由

国内文具产业发展逐渐呈现品牌化、高端化、个性化的趋势,与文具产品相关的文化创意类知识产权被侵害的情形时有发生,本案即属于侵害知名铅笔品牌“MARCO 马克”的产品包装知识产权而引发的纠纷。法院经比对认为,被诉侵权设计图以平面和立体方式再现了“MARCO 马克”设计图中的独创性表达成分,构成著作权侵权。同时,“MARCO 马可”牌铅笔外包装具有较强的显著性和行业知名度,被诉侵权产品使用与之相近似的外包装,构成擅自使用他人知名商品特有包装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本案裁判对于引导文具产业尊重他人智力劳动成果,加强自主品牌建设,具有一定的示范意义。

 

【案例索引】

一审:(2015)浙丽知初字第40号

二审:(2015)浙知终字第266号

 

【案情介绍】

安硕文教用品(上海)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硕公司)、浙江久灵笔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久灵公司)均为铅笔生产厂家。安硕公司为作品名称产品外包装-8000E”的设计图作品的著作权人,该公司生产的“马可牌木杆铅笔”获得了“中国制笔名牌产品”、上海名牌产品、轻工竞争力优势品牌产品等荣誉,该公司注册的“MARCO”、“MARCO 马可”商标被认定为上海市著名商标。

2015年7月24日,安硕公司在贵州省遵义市公证购买了久灵公司生产的“飞雁FEI YAN JL-1800HB 高级书写铅笔”,认为该产品侵害了其公司产品外包装设计著作权,构成擅自使用其知名商品外包装的行为,遂诉至法院,请求判令久灵公司停止侵害、赔偿损失、登报消除影响。

 

裁判内容

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一)被诉侵权产品外包装与安硕公司涉案作品相比虽在色彩过渡、个别图案位置存在部分不同,但整体构图、色彩选择、矢量图形等均与安硕公司作品中相应部分相同或近似,总体上属于对安硕公司享有著作权的作品的再现。久灵公司在该铅笔产品外包装上采用了与安硕公司8000E产品设计图作品相近似的内容并进行销售,构成侵害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以印刷等方式将作品制作多份的复制权以及以出售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复制件的发行权。(二)安硕公司获得的相关荣誉足以证明其生产的“MARCO 马可”铅笔为知名商品,安硕公司的“MARCO 马可”牌8000E高级书写铅笔的外包装具有显著性,属于知名商品特有的外包装。被诉侵权产品整体外包装足以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构成擅自使用与知名商品近似包装的不正当竞争行为。(三)因久灵公司在其生产的产品上使用的外包装与安硕公司产品外包装-8000E”作品构成近似,既侵害安硕公司涉案作品的著作权,同时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应当承担停止侵害、赔偿损失的责任。因安硕公司未能举证证明久灵公司的行为对其商誉造成了不良影响,对其要求久灵公司登报消除影响的请求不予支持。综上,一审法院于2015年11月12日判决:久灵公司立即停止侵害,赔偿经济损失25000元(包括合理费用)。

一审宣判后,久灵公司不服,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称:1.久灵公司生产被诉侵权包装盒并不构成对安硕公司产品设计图的复制;2.久灵公司的涉案行为亦不构成擅自使用知名商品特有包装的不正当竞争行为。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安硕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一)关于久灵公司的涉案行为是否侵害了安硕公司的著作权。首先,通常而言,著作权人提起著作权侵权诉讼,需要证明其要求保护的对象属于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以明确其权利基础,而不必须明确其作品类型。因为很多情况下作品类型具有一定的模糊性,对作品类型的判断具有较高难度,要求权利人必须要明确其作品类型显然过于苛求,而仅基于权利人对作品类型的判断偏差即对其合法权利不予救济亦明显不公。其次,著作权的保护范围应当依据著作权人主张的独创性表达成分作出评判。本案的铅笔包装盒设计图系兼具实用功能和艺术美感产品的设计图:一方面,该包装盒设计图由不同的直线、曲线、不规则线段所组合而成的结构轮廓图,体现了设计图的科技属性和作者的实用功能创作目的,通过对结构轮廓图进行裁剪、折叠、粘合即可生产铅笔包装盒;另一方面,该设计图就铅笔、卷笔刀、渐变色方格、云朵、爆炸图等的图案设计、色彩选择,以及设计图的整体构图方面的独创性表达,集中体现了作者所投入的智力性劳动,属于以线条、色彩构成的有审美意义的平面造型艺术作品范畴。该铅笔包装盒设计图中的实用功能部分和艺术美感部分相互结合,共同构成了完整的设计图作品,对该作品独创性表达再现的过程即构成对该作品的复制。需要特别说明的是,著作权保护范围的界定必须要结合作品的使用方式,产品设计图系为生产产品所创作的设计图纸,如果对兼具实用功能和艺术美感产品的设计图的保护范围仅限于平面复制,而排除以产品为载体的立体复制行为,则意味着该类设计图作品保护机制的落空。涉案设计图的特殊类型决定了以平面或立体方式再现设计图独创性表达的行为,均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上的复制。久灵公司在生产被诉侵权包装盒的过程中,首先需要对设计图进行平面复制,然后再折成立体形状的包装盒,其以平面和立体方式再现安硕公司设计图独创性表达的行为,均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上的复制,侵害了安硕公司就该设计图所享有的著作权。(二)关于久灵公司的涉案行为是否构成擅自使用知名商品特有包装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安硕公司对其产品持续不断进行宣传与推广,足以认定其生产的“MARCO 马可”铅笔为知名商品。通过对于安硕公司涉案设计图独创性的分析可知,其“MARCO 马可”牌8000E高级书写铅笔的外包装具有较强的显著性,通过安硕公司的实际宣传使用,该包装已经具有区分商品来源的作用,属于安硕公司8000E高级书写铅笔知名商品特有的外包装。现久灵公司在相同的铅笔产品上使用与安硕公司近似的铅笔外包装,构成擅自使用他人知名商品特有包装的不正当竞争行为。综上,二审法院于2016年3月10日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3.张某某与上海海洋大学、金华市浙星珍珠商贸有限公司发现权纠纷案

【入选理由】

发现权是对自然的现象、特性或规律等作出的前所未有的阐释而依法取得的权利。发现权保护的客体是科学发现,即对客观存在的尚未揭示出来的自然现象、自然规律、事物性质的一种新认识。本案中,原告要求保护的系能够产出纯紫色珍珠的三角帆蚌,属于动物新品种,但该三角帆蚌系人工培育而产生,故不属于发现权保护的客体,不能以发现权为依据请求获得保护。

 

【案例索引】

一审:(2016)浙07民初407号

 

【案情介绍】

张某某系金华职业技术学院的教授,其诉称,自己从事淡水珍珠三角帆蚌的研究和培育近30年,在紫色蚌定向培育过程中,获得了一个能够产出纯紫色珍珠的新品种,并命名为“紫皇后”。2013年,其向全国水产原种和良种审定委员会申报该新品种时,获知上海海洋大学已于2012年进行申报,因存在争议,双方均未被认定。2014年,上海海洋大学、金华市浙星珍珠商贸有限公司共同向全国水产原种和良种审定委员会申报“申紫1号”三角帆蚌新品种,因张某某提出异议而未有最终结论。张某某诉至法院,请求确认其为紫色蚌新品种的发现者,同时判令二被告停止侵害其对该新品种的发现权。

 

【裁判内容】

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张某某在庭审中明确其要求保护的新品种是三角帆蚌新品种紫皇后。基于三角帆蚌是我国淡水珍珠的当家品种,三角帆蚌无核珍珠的颜色天然保持黄、白、紫等基本色相杂合状态,每种色相又包括很多深浅不同色度的现状,张某某所在的金华威旺养殖公司广泛收集了人工繁育的自然群体和江湖水系野生群体珍珠蚌,通过群体选育、家系选育等技术,选育出具有贝壳珍珠层为紫色的且性状遗传稳定、能够产出纯紫色珍珠的新品种,即张某某申报的“紫皇后”。可见,“紫皇后”并非一开始就在自然界存在,而是通过人工多代选育出来。因此,三角帆蚌新品种“紫皇后”不属于发现权的客体。该院遂于2016年12月29日裁定:驳回张某某的起诉。

 

 

4.松冈机电(中国)有限公司与雀友科技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入选理由】

商标、企业名称等商业标志凝聚着企业的形象、信誉和竞争力,是企业经营成果和市场竞争优势的集中体现。对于在特定市场范围具有较高知名度的注册商标,应当给予与其知名度相适应的较强保护,以激励市场竞争的优胜者,防止他人不正当地攀附其商业声誉。本案所涉雀友商标系麻将机行业的知名品牌,法院认为,被诉侵权的雀友科技有限公司突出使用其雀友字号,容易使消费者对商品来源产生混淆,构成商标侵权;同时,其使用现企业名称,具有明显主观恶意,有悖于诚实信用原则和公认的商业道德,构成不正当竞争。本案对被诉行为给予的否定性评价,彰显了鼓励正当竞争和净化市场环境的价值导向,有助于推动自主品牌的形成和品牌经济的发展。

 

【案例索引】

一审:(2015)浙杭知初字第469号

二审:(2016)浙民终151号

 

【案情介绍】

松冈机电(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松冈机电公司)与浙江松冈机电工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松冈公司)、杭州松冈电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松冈公司)在股东关系上存有关联。案外人萧山市永裕物资贸易有限公司于1997年9月28日提出商标的注册申请,并在第28类“麻将”商品上获得核准(以下简称主商标)。该商标经多次转让,最终由松冈机电公司于2008年3月14日经受让取得。

雀友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雀友科技公司)法定代表人胡斌曾担任案外公司杭州海鑫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鑫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海鑫公司则曾于1999年4月作为杭州松冈公司的特约经销商,销售“雀友”牌全自动麻将机。2002年3月至2005年3月,雀友科技公司也曾作为浙江松冈公司的特约经销商,销售“雀友”牌全自动麻将机。2005年3月15日,浙江松冈公司致函解除与雀友科技公司的经销关系,并通知该公司停止使用涉案“雀友”注册商标。同年3月18日胡斌表示确认。同年3月22日,松冈机电公司在《钱江晚报》上对其雀友商标权利予以明确声明,并明确雀友科技公司的一切商业行为与其无关,并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松冈机电公司就雀友科技公司的涉案行为于2005年6月22日向杭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递交报告进行投诉。2013年8月6日,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下文,认为雀友科技公司的企业名称应予纠正,并由杭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向雀友科技公司送达了限期变更企业名称的通知,并进行了后续催告。后该行政行为因程序不规范在行政诉讼中被撤销。

松冈机电公司认为,雀友科技公司构成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遂诉至法院,请求判令:雀友科技公司立即停止侵害、消除影响并赔偿经济损失1000万元。

 

【裁判内容】

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雀友科技公司构成商标侵权和不正当竞争,于2015年12月24日判决:雀友科技公司立即停止侵害;在《钱江晚报》上刊登声明消除影响;赔偿松冈机电公司经济损失200万元。

一审宣判后,雀友科技公司不服,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雀友科技公司的涉案被诉商标侵权形态包括在其展会展台上使用雀友科技雀友科技欢迎您浙江雀友科技荣誉出品,在其生产和销售的麻将机主机、桌面及底脚、外包装、附属物上使用雀友科技制造”、“TRESUN 雀友科技”等字样。此类标识所包含的雀友字号是最具可识别性的部分,亦是可代表雀友科技公司的有效指称,应认定系对其企业字号的突出使用,属商标意义上的使用行为,容易使相关公众误认该产品的提供者与雀友系列注册商标的所有权人松冈机电公司存在特定联系,或是对商品来源产生混淆,构成商标侵权。

关于雀友科技公司使用现有企业名称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的问题。由于松冈机电公司享有的主商标权利相对于雀友科技公司的企业名称属于在先权利。对于两者存在的权利冲突,应秉承保护在先权利、诚实信用及禁止混淆等原则加以评判。任何人登记注册企业名称,均应遵守诚实信用和尊重在先权利的公平竞争规则,不得以合法的形式掩盖不正当竞争的目的。若将他人在先注册商标作为企业字号予以登记注册,即使规范使用仍足以产生市场混淆的,可以按照不正当竞争处理,判决变更企业名称。而判定雀友科技公司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主要可从涉案权利商标是否具有较高知名度、雀友科技公司是否具有主观恶意及其使用现有企业名称是否足以误导公众,造成市场混淆等三方面予以考量。一、本案中,松冈机电公司与浙江松冈公司、杭州松冈公司之间,从实际控制人、股东组成,或是从相应的历史沿革等方面考量,均存在经营的承继、发展脉络的相通、商誉和知名度的凝聚和传承,可认定系关联企业。在发展过程中,涉案主商标陆续被行政机关评定为杭州市著名商标浙江省著名商标驰名商标,并有较多广告宣传及大量被媒体报道、获得行政或司法保护的记录,相关品牌产品的销售范围也覆盖全国各地,为消费者所广泛知悉,具备了较强的显著性和较高的知名度,具有区分商品来源的明显作用。二、从浙江松冈公司致函解除经销关系起,雀友科技公司应明确知晓其公司字号的使用已具有不正当性,应作合理避让,应及时更改字号以避免与松冈机电公司的合法权益产生不必要的冲突。但此后,雀友科技公司却未作任何处理,反而一再更名,愈加突出雀友字号,并有经工商行政部门查处的向案外经营者大量提供标注有其企业名称的包装箱、控制盘、说明书等行为,综合上述因素,可以认定雀友科技公司具有较为明显的主观恶意。三、商标所承载的商誉并不因商标转让而消灭,与权利商标相关的荣誉和知名度,均会构成权利商标价值的一部分,随着商标所有权的移转,转由松冈机电公司承继和享有。雀友科技公司使用现企业名称,具有明显主观恶意,且该行为足以误导公众,有悖于诚实信用原则和公认的商业道德,损害了松冈机电公司的在先合法权益,破坏了市场公平竞争秩序,损及社会公众利益,构成不正当竞争,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由于雀友科技公司不论是否突出使用雀友字号均难以避免产生市场混淆,故应停止使用该字号。综上,该院遂于2016年8月2日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5.宁波江北铭瑞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宁波宁电南方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

【入选理由】

《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的作用主要是为商标注册提供行政管理上的便利,尽管类似商品通常会处于同一类别,但该分类不能简单替代类似商品的司法认定。本案二审法院在判断商标侵权纠纷中的类似商品时,并未机械拘泥于上述区分表,而是充分发挥主动性,尊重市场实际和相关公众的一般认知,考虑了商品的功能、用途、生产部门、销售渠道、消费群体等实质性要素和商标实际使用的动态情况,最终认定被诉电子存钱罐与注册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中的智能玩具构成类似商品,使得侵权人无法通过打“擦边球”的方式规避法律制裁,有效遏制了攀附他人商誉的不诚信行为。

 

【案例索引】

 一审:(2015)甬仑知初字第75号

二审:(2015)浙甬知终字第72号

 

【案情介绍】

宁波江北铭瑞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铭瑞公司)系第11561963号“totes”商标的权利人。2015年8月6日,宁波海关书面通知铭瑞公司,该海关根据铭瑞公司提交的知识产权海关保护申请书,已将宁波宁电南方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电公司)申报出口的涉嫌侵害铭瑞公司“totes”商标权的电子储钱罐381箱9144个予以扣留。被诉侵权的电子储钱罐的外包装盒的五个面上均标示了“”标识,并在四个面上同时标明“AUTOMOTIVE(汽车的)”字样;包装盒正面右下方有一张往放在汽车杯架上的电子储钱罐投币的图片,上方还用英文注明“tapered base fits most vehicle cup holders(逐渐缩小的底部适合大部分车辆的杯架)”;包装盒底部警告标志中注明“NOT A TOY(非玩具)”字样。

铭瑞公司诉至法院,请求判令宁电公司停止侵害、赔偿损失(含合理开支)50万元。

 

【裁判内容】

宁波市北仑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诉侵权电子储钱罐是一种能够对放入的硬币进行电子计数的存钱罐,盖子上的按钮仅具有扣减屏幕上显示的硬币金额的作用,并不具有娱乐功能;从包装盒的说明上看,主要是用于汽车上的,且明确标明不是玩具。参照《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存钱罐属于2106(家庭日用及卫生器具)群,而铭瑞公司注册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中的智能玩具被列入2802(玩具)群,两者不属于类似商品;同时,也没有足够依据可认定两者在功能、用途、生产部门、销售渠道和消费对象范围上存在重合,或根据相关公众对商品的一般认识足以认为两者存在特定联系,容易造成混淆。由此,两者不构成相同或者类似商品,不构成侵权。因此,一审法院于2015年11月18日判决:驳回铭瑞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一审宣判后,铭瑞公司不服,提起上诉。

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参照《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的分类,以及涉案被诉侵权商品的用途主要是用于存放零钱使用,并且适宜车载环境,从这个角度可归属于2106(家庭日用及卫生器具)群的存钱罐,而铭瑞公司涉案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中的智能玩具被列入2802(玩具)群,两者不属于相同商品。至于两者是否构成类似商品的判断,不能机械、简单地以《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为依据或标准,而应当考虑实际要素,结合个案的情况以相关公众对商品或者服务的一般认识综合判断进行认定。尽管涉案电子储钱罐的娱乐性相比其他智能玩具可能有所欠缺,但其除了实用性,不可否认在功能上亦具有一定的智能性,具有收集、处理并反馈信息的能力,应属于智能存钱罐。涉案电子储钱罐与其他玩具类智能储钱罐的生产部门和销售渠道存在一定程度的重合,具有较高关联性,同时,考虑到宁电公司申报出口的电子储钱罐与铭瑞公司在先生产的杯子状的电子储钱罐相同,且其使用的“totes”标识与铭瑞公司在该商品及相关的橄榄球状和糖果罐状电子储钱罐上使用的“totes”商标相同,铭瑞公司对涉案商标的实际使用事实,使其在电子储钱罐商品上已经积累了一定的商标显著性。综合上述因素,以该类商品的相关公众对商品的一般认识出发,相关公众一般会认为存在特定联系,易使相关公众混淆误认为该商品来自同一市场主体或有某种特定联系的市场主体,故认定涉案电子储钱罐与智能玩具属于类似商品。二审法院遂于2016年4月26日判决:宁电公司侵害了铭瑞公司“totes”商标专用权,依法应承担停止侵害、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并酌定赔偿数额为10万元。

 

 

6.钱柜企业股份有限公司与龙游金钱柜娱乐有限公司、龙游好乐迪健身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入选理由】

在品牌经济时代,为实现商标权保护的最佳效果,商标权的保护范围和强度应与其显著性和知名度相适应,以切实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营造良好的市场环境。本案中,钱柜系列商标作为臆造性商标经过商标权人的长期使用已为相关公众所知悉,因该商标具有显著识别性和较高知名度,故侵权人即使系将该商标添加前缀或后缀后作为字号进行使用,在被诉侵权标识中起主要识别作用的仍是该臆造性商标,故被诉行为构成对涉案商标权的侵害。同时,擅自使用他人具有一定市场知名度的企业名称中的字号,足以造成相关公众混淆误认的,构成不正当竞争,企业名称经过工商登记的事实并不能成为不构成侵权的抗辩理由。

 

【案例索引】

一审:(2015)浙衢知初字第225号

 

【案情介绍】

钱柜企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钱柜公司)于1986年在台湾设立,系第779781号“錢櫃CASH BOX”、第3214677号“錢櫃PARTYWORLD”、第4003165号“钱柜PARTYWORLD”、第4003164号“钱柜”、第6744917号“CASH BOX錢櫃K·T·V”注册商标的合法权利人。上述五项商标核定使用范围均为第41类服务项目。2006年至2010年间,钱柜公司陆续在《广州日报》、《东方早报》、《武汉商报》、《正点》、《第一财经周刊》等报刊杂志上刊登广告,宣传其“钱柜”品牌。

钱柜公司认为龙游金钱柜娱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钱柜公司)及龙游好乐迪健身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好乐迪公司)在经营过程中使用“钱柜”商标及与“钱柜”系列注册商标相同或近似的标识,构成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遂诉至法院,请求判令:金钱柜公司、好乐迪公司立即停止侵害、消除影响并赔偿钱柜公司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出的合理开支共计50万元。

 

【裁判内容】

浙江省衢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本案中第779781号“錢櫃CASH BOX”、第3214677号“錢櫃PARTYWORLD”、第4003165号“钱柜PARTYWORLD”、第4003164号“钱柜”、第6744917号“CASH BOX錢櫃K·T·V”商标均在有效期内,钱柜公司系上述商标的合法权利人,其注册商标专用权依法受法律保护。金钱柜公司在其经营场所的店外招牌、店内大厅及包厢设施、宣传指示牌、点歌系统页面、VIP会员卡等处以及在大众点评网、美团网向公众提供团购服务时均使用了“金钱柜”字样作为其服务标识,从而使其提供的服务为相关消费者所识别,属于商标意义上的使用。上述“金钱柜”字样与钱柜公司“钱柜”系列注册商标进行对比,从字形、读音上看,“金钱柜”中所含“钱柜”二字,与钱柜公司“钱柜”系列商标中的中文“钱柜”、“錢櫃”完全相同。虽然金钱柜公司使用的“金钱柜”在“钱柜”前加上前缀“金”字,但“钱柜”二字具有显著识别性,并非常用词汇,根据普通消费者的辨识习惯,在“金钱柜”中起主要识别作用的是“钱柜”二字,故金钱柜公司使用的“金钱柜”标识与钱柜公司系列注册商标的主要识别部分在文字、读音等方面均相同,两者构成近似。金钱柜公司提供的系KTV服务,与钱柜公司系列注册商标的核定使用服务项目属于同类服务,且钱柜公司通过境内外开设多家分店及广泛宣传,使其“钱柜”系列商标在KTV等服务行业享有较高的知名度,金钱柜公司使用“金钱柜”标识的行为,易使相关公众误认为其与钱柜公司存在特定联系,产生混淆,已构成对钱柜公司“钱柜”系列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害。

钱柜公司早在1986年成立,并于1995年11月注册了第779781号“錢櫃CASH BOX”商标,远早于金钱柜公司企业名称登记的时间。后钱柜公司又陆续注册了其他涉案商标,经过其多年的经营与持续宣传,“钱柜”系列注册商标及字号在KTV行业已享有广泛的知名度,为相关公众所知悉。金钱柜公司于2012年9月成立,其作为从事KTV行业的经营者,与钱柜公司提供的服务项目相同,系同业竞争者。金钱柜公司使用的金钱柜字号与钱柜公司的钱柜字号构成近似,客观上易导致相关公众误认为其与钱柜公司存在特定联系,故其构成对钱柜公司的不正当竞争。

关于金钱柜公司抗辩其企业名称经过工商部门核准、在其经营场所使用金钱柜字样为合理使用企业名称、不构成不正当竞争的意见,该院认为,企业名称权属受法律保护的民事权利,但经营者在经营活动中使用其企业名称时应遵循诚实信用原则,不得损害他人的在先权利。本案中钱柜公司使用钱柜字号在先,且该字号具有一定的知名度,金钱柜公司将与钱柜字号相近似的文字作为企业字号在相同服务上突出使用,易使相关公众构成混淆、误认,显属不当,故上述抗辩意见不能成立。

本案中,钱柜公司为取证而消费支出的118元系由金钱柜公司通过使用好乐迪公司名下的银联商务POS机进行收取、上述款项进入好乐迪公司名下账户等事实。好乐迪公司将其银联商务POS机出借给金钱柜公司并用于收取其经营收入,结合在钱柜公司取证时,金钱柜公司及好乐迪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均为李某等事实来看,可以认定好乐迪公司帮助金钱柜公司实施了侵害钱柜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该行为已构成对钱柜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害,应当承担停止侵害并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故好乐迪公司对金钱柜公司应赔偿钱柜公司的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综上,该院遂于2016年4月13日判决:金钱柜公司、好乐迪公司立即停止侵害钱柜公司涉案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金钱柜公司立即停止使用含有“钱柜”字样的企业名称;金钱柜公司赔偿钱柜公司经济损失及因制止侵权而支出的合理费用共计20万元,好乐迪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7.浙江省农业技术推广中心与杭州河滨乐购生活购物有限公司、常州开古茶叶食品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

【入选理由】

龙井茶位居我国十大名茶之首。由于特定的地域性自然因素和长期的地域性人文积累,龙井茶已与其产地、制作工艺等特定品质密切相连,故龙井茶被核准注册为地理标志证明商标,只有在地理标志保护范围内获得批准的企业,才能在其茶叶包装上使用龙井茶标志。本案是全国首例龙井茶证明商标侵权案件,法院认为,虽然被诉侵权产品上标注了龙井茶字样,但并无证据证明涉案茶叶确实来源于龙井茶种植地域范围,并具有相应的特定品质,故认定被诉使用行为侵害了龙井茶证明商标专用权,应承担相应的商标侵权责任。本案裁判结果对于遏制滥用地理标识证明商标的侵权行为,维护龙井茶的金字招牌和消费者的知情权,具有积极意义。

 

【案例索引】

一审:(2015)杭下知初字第13号

二审:(2015)浙杭知终字第374号

再审:(2016)浙民申1589号

 

【案情介绍】

浙江省农业技术推广中心(以下简称农技中心)于2013年12月27日经核准转让,取得第5612284号“龙井茶Longjing Tea”地理标志证明商标。2014年7月31日,农技中心申请证据保全公证,其委托代理人在位于杭州河滨乐购生活购物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滨乐购公司)购得两盒茶叶,购物小票载明所购物品为开古龙井,单价35元。经一审当庭启封比对,封存物品为标有“乐购TESCO”超市购物袋1条及两盒同款铁盒包装的茶叶。茶叶铁盒正、背面图案一致,均标有占据平面约四分之一大小的“龙井茶”字样,下方标有较小字体的“精选杭州开古茶叶基地”等字样。茶叶铁盒一边侧面有龙井茶及商品介绍,并称商品来自“杭州著名茶产区”;另一边侧面标示原料产地:杭州开古茶叶基地,品名:龙井茶(分装),配料:精选龙井绿茶,等级:特级,分装产地:江苏省常州市,标准代号:GB/T14456.2等信息。茶叶铁盒的顶部标有“KAKOO开古”注册商标标识;底部标有制造商常州开古茶叶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开古公司)的名称、地址、联系方式等信息。

浙江省农业厅经济作物管理局于2012年1月17日准予杭州纳德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纳德公司)在龙井茶商品上使用“中国地理标志”专用标志和“龙井茶”证明商标, 2014年1月1日,纳德公司出具授权书,授权开古公司生产由其提供的龙井茶并同意开古公司分装销售,并声明“如果发现开古公司从别处采购原料冒充我单位分装销售,本单位不负责任何法律责任同时取消合作。”纳德公司与开古公司签订的《龙井茶购销协议》约定,协议期内纳德公司向开古公司不定期提供总数为1吨的龙井茶叶。开古公司提交的纳德公司销货清单显示2014年2月5日到2014年9月8日期间,开古公司向纳德公司自提龙井茶共计2295斤,计货款301155元;提交的增值税发票显示2014年1月11日至2014年6月17日期间纳德公司开具价税合计495563元的发票给开古公司,载明的货物名称为茶叶。但开古公司未提交支付货款的凭证。

开古公司于2014年9月1日向农技中心提交的《龙井茶证明商标使用申请表》载明其龙井茶分装原料来自新昌县双彩乡大佛玉龙茶厂。一审庭审过程中,开古公司确认以下事实:被诉侵权商品由其生产,其通过上海地区销售商闻鉴公司供货给河滨乐购公司进行销售;其只从纳德公司采购过龙井茶,而未采购其他茶叶,提供的发票仅为双方之间往来的部分发票;其在被诉侵权商品包装上标称的杭州开古茶叶基地即为纳德公司生产基地;涉案茶叶铁盒上的标准代号GB/T14456.2是绿茶标准。河滨乐购公司确认涉案茶叶由其销售,但辩称所售茶叶系从闻鉴公司进货,并提交了2014年三方购销协议及商品订单、物流清单等佐证。

 

【裁判内容】

杭州市下城区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农技中心是涉案第5612284号“龙井茶”地理标志证明商标的注册人,且该商标在有效期内,农技中心依法享有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受法律保护;证明商标与商品商标不同,并非标示商品来源的标识,而是标示商品的原产地等特定品质的标识。就本案而言,龙井茶注册商标系作为证明商标注册的地理标志,即系证明商品的种植地域范围为杭州市西湖区(西湖风景名胜区)、萧山区、滨江区、余杭区、富阳市、临安市、桐庐县、建德市、淳安县、绍兴县、新昌县、嵊州市、诸暨市、上虞市、越城区、磐安县、东阳市、天台县等县(市、区),产品按GB/T18650《地理标志产品 龙井茶》的规定进行生产加工,具有特定品质的标志。农技中心作为涉案商标的注册人,对于其商品符合特定品质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要求使用该证明商标的,应当允许。而且,其不能剥夺虽没有向其提出使用该证明商标的要求,但商品确产于上述龙井茶保护范围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正当使用该证明商标中地名的权利。但同时,对于其商品并非产于上述保护范围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在商品上标注该商标的,农技中心则有权禁止,并依法追究其侵害证明商标权利的责任。本案中,开古公司生产的标有龙井茶字样的铁盒装茶叶,将龙井茶在被诉侵权商品包装上以突出方式标注,该使用行为起到标识商品来源的作用,属于商标性使用行为。龙井茶字样与农技中心注册商标龙井茶读音、含义均相同,且与该商标核定使用的第30类商品为同类商品。虽然开古公司提交证据证明其与纳德公司之间具有茶叶购销关系,但即使纳德公司确系取得农技中心许可使用龙井茶地理标志证明商标的企业,开古公司提交的证据尚不足以证明被诉侵权商品的茶叶来源于纳德公司,且被诉侵权商品包装上标注的标准代号GB/T14456.2亦表明该商品不符合龙井茶的国家标准,故开古公司不能证明被诉侵权商品符合使用“龙井茶”地理标志条件,农技中心有权禁止开古公司在被诉侵权商品上使用“龙井茶”标识,并追究其相应的侵权责任。河滨乐购公司销售被诉侵权商品的行为,亦构成对农技中心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害,应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综上,一审法院于2015年10月19日判决:开古公司立即停止生产行为,河滨乐购公司立即停止销售行为;开古公司赔偿农技中心经济损失(含合理开支)130000元,并刊登声明,消除影响;驳回农技中心的其他诉讼请求。

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开古公司如果能够证明其生产销售的茶叶确实来源于龙井茶种植地域范围,且具有GB/T18650《地理标志产品 龙井茶》规定的品质特征的,则可以正当使用上述证明商标中的地名。但开古公司提供的购销协议、销货清单、增值税发票等证据中记载的商品数量、单价、金额均无法相互印证。开古公司提交的检测报告所涉样品亦非本案被诉侵权商品。故根据现有证据,开古公司尚不足以证明其生产销售的涉案茶叶确实来源于龙井茶种植地域范围并具有相应的特定品质,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开古公司在其生产销售的被诉侵权茶叶商品包装盒上标示龙井茶字样的方式容易使相关公众误认为其生产销售的茶叶系来源于龙井茶种植地域范围,并具有相应的特定品质,故已侵害了农技中心对涉案证明商标的专用权。

开古公司上诉称其早在2001年就开始使用“龙井茶”名称进行商品交易,根据商标法在先使用权原则,开古公司有权在被诉侵权商品上使用“龙井茶”标志。但开古公司并未对此提供有效证据予以证明。故对开古公司的上述在先使用抗辩亦不予采信。二审法院据上于2016年3月2日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我国商标法关于地理标志证明商标的立法保护旨在明确使用此类商标的商品必须具有主要由该地理标志所标示的特定地理区域的自然和人文因素所决定的商品特定质量、信誉和其他特征,从而防止该地理区域以外的商品使用地理标志证明商标误导相关公众。二审法院关于开古公司提供的现有证据尚不足以证明其生产销售的涉案茶叶确实来源于龙井茶种植地域范围并具有相应的特定品质的认定并无不当,开古公司的涉案标示龙井茶字样的行为已构成对第5612284号注册证明商标的侵害。此外,开古公司有关其对龙井茶标识享有在先使用权的抗辩亦因得不到有效证据支持而不能成立。

关于原审法院确定的赔偿额是否恰当。原审法院鉴于侵权人的获利和被侵权人的损失难以确定,且农技中心明确要求以法定赔偿作为本案赔偿计算方法,在综合考虑了涉案注册商标的声誉和知名度、开古公司的经营规模、销售侵权商品的价格、实施侵权行为的过错程度以及农技中心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出的合理费用等因素后,酌定赔偿数额为130000元。上述判赔金额在原审法院合法的裁量权限之内,体现了严格保护的知识产权司法政策,并无不当。综上,该院于2016年10月10日裁定:驳回开古公司的再审申请。

 

 

8.吴某某与何某某、浙江淘宝网络有限公司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入选理由】

在电子竞技类游戏行业,一些解说员因其对游戏过程的精彩解说和解说视频的制作发布,在广大电竞玩家中享有较高知名度。本案就涉及解说员在解说视频中所使用的网名是否受到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保护的问题。法院认为,作为《英雄联盟》游戏解说的小漠系具备一定市场知名度和个人识别度的艺名,属于《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三)项规定的姓名,故应受到该法保护。上述认定将具备一定知名度和显著性的网名纳入《反不正当竞争法》的保护范围,既使司法裁判与时俱进,有效保护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也有力打击了不正当竞争行为,营造了公平竞争的网络环境。

 

【案例索引】

一审:(2016)浙0110民初1888号

 

 【案情介绍】

吴某某系电子竞技类游戏《英雄联盟》(英文名:League of Legends,简称LOL)解说员,且为LOL国服第一系列视频的创作兼制作人,网名:小漠。吴某某在浙江淘宝网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淘宝公司)创建的淘宝网上开设了名为“小漠阳阳零食铺”(域名:lolxiaochi.taobao.com)的淘宝店铺,并通过在优酷网等发布的《英雄联盟》竞技解说视频对上述淘宝店铺进行宣传推广。何某某以“小漠阳阳零食店”为卖家开设了“小漠阳阳零食店铺牛铺认证明星店铺”(域名:l0lxiaochi.taobao.com)的淘宝店铺,以吴某某的肖像为卖家头像,在店铺首页设置“LOL国服第一系列专业解说零食铺的标语,开展“满98元送小漠签名照”等活动。吴某某认为上述行为均存在主观恶意,构成不正当竞争,淘宝公司作为网络服务提供者应承担连带责任,遂诉至法院,请求判令两被告立即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并赔偿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543800元,并在淘宝网首页赔礼道歉,澄清事实,消除影响。

 

【裁判内容】

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吴某某、何某某均属于从事商品经营的经营者,存在商品经营上的竞争关系。吴某某作为游戏《英雄联盟》解说员,凭借自身对电子竞技类游戏的理解和经验,以解说小漠的艺名自行创作、制作LOL国服第一系列游戏解说视频,并发布于优酷网等知名网络媒体。考虑到互联网媒体辐射广、受众多,加上“解说小漠”视频播放量逾5亿、粉丝数近百万的事实,可见该些解说视频已为相关公众广泛关注。艺名“小漠”亦为相关公众所知悉,具备一定的知名度和特定个人的识别度,可以认定为“姓名”。吴某某在淘宝网上开设与“小漠”相联系的“小漠阳阳零食铺”的店铺,将域名设置为与“LOL”相关联的lolxiaochi.taobao.com,并在优酷网发布的解说视频中放置店铺域名链接,通过小漠、《英雄联盟》与淘宝店铺建立的该些联系,店铺及其商品由于小漠的影响力和知名度更容易为相关公众所接受,从而引导其消费选择。因此,作为《英雄联盟》解说的艺名小漠及其形象已成为吴某某所开设的淘宝店铺的品牌和主要宣传手段,具备增加商业机会的功能,从而具有一定的商业价值。何某某将淘宝会员名取名为小漠阳阳零食店并使用小漠头像作为卖家头像,开设名称为小漠阳阳零食店铺牛铺认证明星店铺的淘宝店铺,并使用与吴某某店铺十分近似的域名l0lxiaochi.taobao.com,在店铺宣传页面中多处使用与“小漠”相关的宣传字样,在店铺醒目位置宣传“LOL国服第一系列专业解说零食铺”,开展“实付满98元送小漠东阳签名照”活动,该些行为使消费者将其店铺、商品与《英雄联盟》以及作为《英雄联盟》解说的“小漠”联系起来,误认为是“小漠”开设的店铺和销售的商品。何某某的行为表明其明知作为《英雄联盟》解说“小漠”的艺名及其知名度,但仍擅自使用“小漠”姓名和肖像,对店铺作引人误解的宣传,使相关消费者对商品来源产生混淆,并利用小漠已经存在于相关公众中的影响力,引导相关消费者购买其店铺中的商品。此外,在消费者问及搜索发现很多小漠的店,你们这是真是假?时作看销量啊等引人误解的回答,主观攀附恶意明显。吴某某起诉后,何某某仍在店铺名称及店铺宣传中保留与小漠相关的字样,不正当竞争的故意较为严重。该院遂于2016年8月26日判决:何某某立即停止对吴某某的不正当竞争行为,赔偿吴某某经济损失(含合理费用)10万元;驳回吴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9.永康市环讯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与金华市洲际品牌运营管理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

【入选理由】

在侵害商标权案件中,商标合理使用制度对于实现商标法竞争性利益平衡具有重要意义。虽然权利人的商标权受到法律保护,但不能妨碍他人对公共资源的合理利用,他人对于注册商标中含有的商品通用名称或地名等的正当使用,商标权人无权禁止。本案中,永康市享有中国门都之美誉,在此背景下,注册商标专用权人能否禁止其他市场经营主体正当使用门都文字,成为双方争议的焦点。法院经审理认为,由于中国门都已与永康市这一县级地名产生特定关联,故被诉网页中使用门都文字的行为系为说明产品产地的正当使用行为,并不构成商标侵权。本案充分彰显了诚实信用和利益平衡原则,对于促进永康市相关产业良性竞争,维护社会公共利益,具有积极的导向作用。

 

【案例索引】

一审:(2016)浙0702民初1637号

二审:(2016)浙07民终2706号

 

【案情介绍】

2010年5月27日,永康市毕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毕索网络公司)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以下简称国家商标局)申请注册商标,2011年6月7日,国家商标局核准注册该第8336937号“商标,2012年5月6日,上述商标转让给永康市环讯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环讯公司)。

环讯公司认为,金华市洲际品牌运营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洲际公司)在被诉侵权网页右上方采用“中国门都官方网”作为网站名称,点击网页链接进入相关页面后,显示有“中国门都网(官方)”、“中国门都官网”字样。涉案商标“”采用艺术字体,洲际公司使用的为宋体“门都网”字样,两者在主要文字“门都网”是相同的,洲际公司使用的“官方”、“官”等文字无独立含义,“门都网”系核心辨识部分,洲际公司的上述使用行为构成商标侵权。因此,环讯公司诉至法院,请求判令洲际公司立即停止使用“门都网”文字及menducn.com域名,消除影响,赔偿损失20万元、合理费用11790元。

 

【裁判内容】

金华市婺城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洲际公司在被诉侵权网页上使用了“门都网”文字,具体是指在“中国门都官方网”、“中国门都网(官方)”、“中国门都官网”的表述中使用了“门都网”文字。其中“网”字系对其实际利用互联网技术提供文字、图片等实现对信息传输、接收、共享的服务方式进行的说明,无特殊含义。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洲际公司对“门都”文字的使用,是否构成正当使用而成立侵权抗辩。

2009年,中国建筑金属结构协会授予永康市“中国门都”荣誉称号,其后在永康市举行的全国五金博览会上郑重向永康市政府授匾。永康市因其独特的门产业区域经济特性、超高的门产业品牌市场占有率,享有独一无二的“中国门都”荣誉,“中国门都”已与永康市这一县级地名产生特定关联,在五金建筑行业,其具有唯一的地理位置指向性,系该领域人员约定俗成的称谓及消费者的普遍认知。环讯公司作为涉案商标的权利人无权禁止他人以不致引起相关公众混淆、误认的合理方式善意使用门都文字。

本案中,一、洲际公司并未单独使用“门都”文字,而是与“中国”固定联结使用,系对“中国门都”的完整引用,另组合使用“官方”、“官”、“网”文字,且其使用的文字字体、大小、颜色一致,并无突出使用。洲际公司在网页中使用“中国门都”,系对其产品产地作出的描述性说明,反映产品的特点,该行为不构成对环讯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害。二、自永康市被授予“中国门都”荣誉后,有多家采用“中国门都”作为名称的相类似网站出现,洲际公司运营由中国建筑金属行业协会授权、由永康市科学技术协会主办的具有一定官方公益性质的“中国门都网”,在知晓上述多家类似网站共存的情节后,强调自身官方背景,在网站名称及相关简介上均加标“官方”、“官”文字,意在与他人网站相区分,恰说明其并不具有攀附他人商誉的故意。三、洲际公司在政府组织下主办五金博览会、大型记录片开机等一系列大型宣传活动,通过长期对“中国门都官方网”网站的管理呵护,建立了较高的市场知名度,具有一定规模,已与网站建立较固定的一一对应关系。洲际公司使用“门都”文字的行为不会导致相关公众对商品、服务来源的混淆误认,系叙述性描述其网页企业的地域来源,系对“门都”文字的正当使用,并不构成对环讯公司商标权的侵害。

此外,环讯公司作为地处永康市的企业,在明知永康市被授予“中国门都”荣誉称号后,申请注册了“”商标,该行为难谓正当;环讯公司核准注册上述“商标后,却并未在任何网页及宣传中使用商标局核准的艺术字)商标以区分其服务的来源,而是采取华文中宋字体“门都网”(华文中宋)或“门都网”(宋体)在网页中与“中国”结合使用,其本身并未规范使用商标,该行为不值得提倡,商标专用权的保护范围亦因此缩限。综上,一审法院遂于2016年5月16日判决:驳回环讯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一审宣判后,环讯公司不服,提起上诉。

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洲际公司的www.menducn.com域名使用在涉案注册商标生效之前,并未侵害涉案注册商标的专用权。至于洲际公司在其网站上使用“中国门都官方网”、“中国门都网(官方)、“中国门都官网”的行为,环讯公司申请的“”商标,“门都”非其臆造,其作为商标名称缺乏固有的显著性,且环讯公司亦承认在原审起诉前并未使用“”商标,“”商标并未获得一定的知名度。另外,从双方提供的证据看,“中国门都”指向的是浙江省永康市,而洲际公司的住所地位于浙江省金华市,其在网站上使用“中国门都官方网”、“中国门都网(官方)、“中国门都官网”等字样,系对其产品产地的说明,相关公众一般不会误认为与环讯公司的涉案注册商标有关联,对其来源产生混淆,故洲际公司未侵害涉案商标专用权。该院遂于2016年8月11日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10.阿迪达斯有限公司与温州小金蛋贸易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

【入选理由】

严格保护的知识产权司法政策要求法院切实降低权利人维权门槛、提高侵权人侵权代价。在电子商务迅猛发展的大背景下,很多知识产权侵权行为亦发生于网络销售平台,网店中被诉侵权产品信息页面所显示的销售数量可以作为法院认定损害赔偿数额的考量因素之一。如果被告辩称被诉侵权产品的实际销售数量及价格与网页显示的内容不一致,或者存在刷单、退货等情形的,应当由被告对上述事实承担举证证明责任。法院根据个案需要,也可以依当事人申请向网络平台调取与被诉侵权主体及产品相关的数据,使赔偿数额的认定更符合客观事实,努力确保权利人获得充分的侵权救济。在被告主观恶意明显的情况下,更应当注重发挥损害赔偿的惩罚和震慑效果,彻底剥夺侵权行为人因侵权获得的利益。

 

【案例索引】

一审:(2016)浙0304民初2066号

 

【案情介绍】

阿迪达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阿迪达斯公司)为第G730835号商标、第169865号商标、第1489454号商标的商标权人,上述商标均在有效期内,核定使用的商品类别均包括鞋子。其中,第G730835号商标系依据商标国际注册马德里协定在中国商标局注册,该商标国际注册簿的商标说明中载明“商标包括三条平行杠,平行杠颜色与鞋形成对比;鞋的轮廓图仅为显示商标如何使用于鞋上,并不是商标的组成部分”。2015年9月15日,阿迪达斯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在天猫网站上的小金蛋旗舰店公证购买了三双鞋子,其中,被诉侵权鞋1在鞋背两侧有三条平行的条纹,条纹的边缘为锯齿状;被诉侵权鞋2在鞋舌、鞋面中部及鞋后跟位置有标识,在鞋背两侧有三条平行的条纹,条纹长短不一致,条纹上有细小的圆形斑点;被诉侵权鞋3,在鞋舌位置有标识。

温州小金蛋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小金蛋公司)成立于2012年3月30日,注册资本为3万元,天猫网站上的“小金蛋旗舰店”由其经营,被诉侵权商品亦为其生产。被诉侵权商品的销售情况如下:被诉侵权鞋1从2015年7月2日到2016年1月3日销售总量为3450双,其中聚划算中售价69元的有19双,售价59元的有2595双;被诉侵权鞋2从2015年7月12日到2016年6月19日销售总量为160006双,其中聚划算中售价69元的有3835双,售价59元的有92895双。被诉侵权鞋3从2015年7月2日到2016年1月3日销售总量为310双。

阿迪达斯公司认为小金蛋公司未经许可,擅自生产、销售带有与涉案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标识的鞋子,侵害其商标权,遂诉至法院,请求判令小金蛋公司停止侵害并赔偿经济损失300万元。

 

【裁判内容】

浙江省温州市瓯海区人民法院审理认为:阿迪达斯公司在中国商标局注册的第G730835、1489454、169865号注册商标尚在有效期内,受中国法律保护。本案中,上述三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均包括鞋子,小金蛋公司销售的被诉侵权商品与涉案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为同一种商品。经比对,被诉侵权鞋1在鞋背两侧的平行条纹的数量、排列方式及位置与涉案第G730835商标基本一致,差别仅为其条纹边缘为锯齿状,但该细小差别并不导致两者整体不相近似;被诉侵权鞋2在鞋背两侧的平行条纹的数量、排列方式及位置与第G730835商标基本一致,差别仅为第三条条纹略短及条纹上细小的圆形斑点,同时该鞋在鞋舌、鞋面中部及鞋后跟处均有标识,该上半部的标识与涉案第1489454商标的排列方式及整体造型基本一致,只是斜杠的数量为四个。被诉侵权鞋3在鞋舌位置有标识,该标识与涉案第169865号商标相比,差别仅在于前者的中间部分为两片叶子,而涉案商标中间部分为一片叶子。综上,小金蛋公司在被诉侵权产品上使用的上述标识与阿迪达斯公司相关注册商标均构成近似,容易导致相关公众对商品来源产生混淆误认,构成对阿迪达斯公司涉案商标权的侵害。无论小金蛋公司在其生产销售的鞋子及吊牌或包装上是否标有自己的商标,都不能构成不侵权的有效抗辩。鉴于小金蛋公司的经营模式为线上销售,涉及的消费者超出了地理空间的限制,且侵权时间持续较长,被诉侵权商品的销量达十几万双,阿迪达斯公司还为制止被告侵权、进行本案诉讼支出了一定维权费用,该院遂于2016年10月30日判决:小金蛋公司停止侵害,并赔偿阿迪达斯公司经济损失120万元。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