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新闻发布会>2017年4月19日

“曹操专车”不对“说曹操”构成商标侵权
来源:省高院 发布日期:2017-04-19 浏览次数: 保护色: 字号:[ ]

2017年4月19日上午,杭州市滨江区法院对“曹操专车”商标侵权案一审判决,认为“曹操专车”不构成对“说曹操”的商标侵权,驳回原告浙江曹一操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2016年12月1日受,滨江法院受理原告浙江曹一操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曹一操公司)诉被告杭州优行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优行科技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

原告曹一操公司诉称:原告2016 年3 月28 日经核准取得第16298907 号“说曹操”商标注册证,核定使用商品为第九类计算机程序(可下载软件)、可下载的计算机应用软件等。近期,原告发现优行科技公司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擅自将开发运营的打车软件APP 命名为“曹操专车”,且打车软件APP 与原告商标核准使用的商品属于同一类别。原告认为,被告的行为涉嫌侵害其商标专用权,特提起诉讼。

被告优行科技公司辩称:优行科技公司成立于2015年,注册资金壹亿伍仟万元,由吉利集团全资控股,是吉利集团布局“新能源汽车共享经济生态”的战略性投资企业,主要以新能源汽车从事/开展网约车、互联网分时租车、快运等业务,核心业务品牌为“”。“”品牌由中文字“曹操专车”、英文“CAOCAO”及大写英文字母“C”组合构成。曹操,东汉末年三国纷争风云人物,曹魏政权奠基人。2014年下半年发展起来的专车市场,至今已形成鼎足之势,一如东汉末三国之势,欲突出重围则需要如曹操般胸怀大志、腹有良谋。同时,曹操字孟德,小名吉利,与吉利集团字号不谋而合,故最终中文品牌名确定为“曹操+服务内容”,即“曹操专车”。“”及“”标识与“说曹操”商标不近似,“”品牌提供的服务内容与“说曹操”商标注册商品不类似,故优行科技公司不存在侵害原告商标专用权的行为。

庭审过程中,原被告围绕被告在网约车应用软件上使用“”标识是不是具有来源区分意义的商标使用行为、被告使用被诉标识的商品/服务与原告“说曹操”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是否构成相同或类似、被告使用的被诉标识与原告“说曹操”商标是否构成混淆性近似等焦点展开辩论。

法院审理认为,商标究竟识别的是商品来源还是服务来源,应结合商标的具体使用方式,从相关公众一般注意力角度予以认定。虽然附着有“”标识的程序本身为计算机应用程序,但是被告向消费者提供该应用程序下载系供其作为工具使用,消费者下载时必定看到此标识带有“曹操专车”字样,知晓此应用程序是用于预约专车服务的工具,此标识指向的是专车预约服务来源,而非单独提供的软件商品的来源。故“”标识区分的是服务来源,而不是第9类“计算机程序(可下载软件)、可下载的计算机应用软件”商品的来源。网约车服务提供者提供网约车服务依赖于应用软件,这是网约车服务以及此类“互联网+”新商业模式的共性,并非网约车服务的目的。被告提供网约车服务,虽与软件密不可分,但网约车消费者在下载网约车应用软件时,并非意图购买该软件,而是利用该软件在线约车,网约车消费群体针对的是司机和乘客。“说曹操”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类别为第9类,其中与本案争议相关的计算机程序(可下载软件)、可下载的计算机应用软件等商品,其功能和目的是处理、存储和管理信息数据等,针对的是使用该程序和软件进行信息化处理的相关公众。故二者在目的、服务方式、消费对象等方面不相同,亦不存在容易使相关公众混淆的特定联系。比对被诉侵权商标与原告注册商标,第一、“”商标为文字与图形组合商标,由位踞上方蓝绿色的“”图和下方“曹操专车”文字组合而成,而原告商标“说曹操”为纯文字商标,二者整体结构不相似。第二、“曹操专车”文字为“”的主要认读,同紧密结合使用,已经取得一定市场影响,给相关公众形成了统一的商业印象,共同成为本商标的显著特征部分。“曹操专车”由历史人名“曹操”+专车通用名称组合而成,指向专车服务,而“说曹操”商标由动词“说”+历史人名“曹操”组合而成,一般公众通常理解为对“曹操”该历史人物及其经历的评述,故二者文字部分的组成、含义也不相似。第三、原告未对注册商标“说曹操”进行过实际使用,相关公众未曾通过此注册商标识别其核定的商品,该商标不具有知名度,而被告“”商标经使用获得了较高的知名度和影响力,相关公众通过就可以识别曹操专车服务。从两者使用的实际情形来看,也不容易导致相关公众混淆。综上所述,法院认为“”组合商标与“说曹操”文字商标不构成商品来源混淆性近似。为此作出以上判决。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